「台灣蒲公英小產協會」是一個為小產家庭而生的非營利團體。

我們想、我們說、我們做和促進流產/死產家庭之健康有關的事情

  • • 提供流產/死產婦女及其伴侶 (或其他因失去胎兒而受影響之成員) 支持
  • • 促進與流產/死產相關之健康
  • • 完善流產/死產相關之照護流程
  • • 提升與流產/死產相關之良善社會環境
  • • 建立文化對流產/死產身心健康之正向影響

蒲公英的花語是:⁣ 「我在遠方為你的幸福祈禱。」

蒲公英的花蕊畫著寶寶的腳印,是寶寶來過的痕跡;
隨風飄散的心型和淚滴狀的種子,象徵著寶寶和媽媽爸爸的心、和流過的淚。

如果你是因為已失去(或即將失去)寶寶,來到這裡…

希望你可以在這裡找到一些有用的支持⁣⁣⁣⁣⁣⁣⁣⁣⁣

或許,你/妳不曾小產,你/妳也不曾想過小產這個問題,但你的家人、朋友很有可能遇過、或是在未來遇到小產這個問題。以機率來說,30歲以下,第一孕期的流產率約10%,隨年齡上升,到40歲接近40%,第二孕期以後,還是有5%的人會流產。⁣

邀請你,一起為流產議題 努力

天使爸媽

寫下你的故事,書寫可以是療癒的一種方式,你分享的故事,也可以讓其他的天使爸媽們知道,流產並不孤單。

天使爸媽親友

於天使爸媽的故事下方留下關懷的話語,替天使爸媽打氣,或藉由此連結匿名留言,讓我們傳達您的鼓勵和支持。

社會大眾

參與我們舉辦的活動,以行動支持小產議題,提升此議題的社會能見度,建構對天使爸媽更友善的美好社會。

願意貢獻專業於小產議題之人士

將你的專業與小產議題連結、應用專業幫助天使爸媽提升身心靈之健康。你可以是醫護人員,和我們分享第一線工作時難忘的故事;你可以是瑜珈老師,和我們分享如何用瑜珈提升小產後的身體健康;你可以是營養師,和我們分享小產後或再次備孕的飲食注意事項;你可以是心理師、諮商師,和我們分享如何用心理學的角度,擁抱哀傷、度過哀傷;你可以是泌乳師,和我們分享小產後的乳房護理…。

你也可以是…。

歡迎各方專業人士聯繫我們,協助推廣小產議題,運用您的專業,幫助天使爸媽提升身心靈之全方位健康。

社團法人台灣蒲公英小產協會

台內團字第1120012808號
112證社字第000033號,登記簿第39冊第33頁第1751號

對產後病房要有什麼心理準備?

對產後病房要有什麼心理準備?

小產的媽媽爸爸在產後病房可能會遇到什麼問...
了解更多
小產後再懷孕,我需要什麼心理準備

小產後再懷孕,我需要什麼心理準備

小產後再懷孕,在懷孕期間我可能會感受到什...
了解更多
小產後多久可以開始性生活?

小產後多久可以開始性生活?

小產後多久可以開始有性生活呢?馬上開始可...
了解更多
手術引產是什麼?

手術引產是什麼?

文:台大醫院婦產科醫師⁣ ⁣從小週到大週...
了解更多
胎兒基因檢測異常,我該接受引產嗎?

胎兒基因檢測異常,我該接受引產嗎?

【診間故事專欄】 文:台大醫院婦產科醫師...
了解更多
如何關懷陪伴失去寶寶的親友?

如何關懷陪伴失去寶寶的親友?

讓我們一起學習如何給予關懷、如何回應失去...
了解更多
1 2
對產後病房要有什麼心理準備?

對產後病房要有什麼心理準備?

小產的媽媽爸爸在產後病房可能會遇到什麼問題?​⁣⁣
​⁣⁣
➤ 小產媽媽怎麼說:​⁣⁣
「我生完要被推到產後病房的時候其實有點擔心,畢竟之前聽很多人在倡導母嬰同室,所以很擔心聽到隔壁寶寶的哭聲,我不知道如果醫院把我們排在同一間,我該怎麼反應。不過後來沒有遇到這個問題,我住的是兩人房,隔壁是什麼病人其實我也不知道,但是可以知道的是隔壁床沒有寶寶在。」​⁣⁣
​⁣⁣
➤ 醫師怎麼說:​⁣⁣
Q: 隔壁會不會住母嬰同室的產婦?​⁣⁣
A: 在產後病房,醫事人員通常會把安胎病人、生產病人及小產病人分開,盡量不在同一間病房,不過病房安排有時不會盡如人意,還是有可能住在旁邊是剛生產完的媽媽,如果該醫院是強調母嬰同室的,你極有可能會聽到寶寶的哭聲。​⁣⁣
​⁣⁣
不過有些醫院是有LDR設備的,LDR指的是Labor、Delivery、Recovery,意思是從待產、生產到產後恢復都在同一間病房,但可能需要額外費用。​⁣⁣

總結:醫院在有空床、可安排的情形下是會貼心地盡量避免將有寶寶及小產後的媽媽排在一起,然而有時資源不足,無法全盡人意,需要天使爸爸媽媽稍加體諒、也可能要先有心理準備。​⁣⁣
​⁣⁣
➤ 天使爸媽給醫院的建議:無論是否安排在同一間病房,若能在確定病床安排時先告知產婦及其先生,無論是讓他們放心、或是讓他們先有心理準備,都會有所幫助的。​⁣⁣

 

#小產支持 #小產 #流產 #引產 #stillbirth #miscarriage #twbabyloss

 

小產後再懷孕,我需要什麼心理準備

小產後再懷孕,我需要什麼心理準備

小產後再懷孕,在懷孕期間我可能會感受到什麼?會遇到什麼困難?我可能需要什麼心理準備?⁣

➤ 懷彩虹寶寶的媽媽怎麼說⁣
「我現在懷孕越來越接近當初小產的週數,所以我有點焦慮…擔心再次發生不好的事情…」⁣

➤ 來看看英國成立42年的小產機構Sands怎麼說:⁣
1. 這次的懷孕你也許不一定能感受到如前一次的那種喜悅,也許會多一點擔心與恐慌,你也可能會對於公布懷孕消息感到很有壓力,甚至會害怕與肚子裡的「新寶寶」建立關係,怕建立關係後再次失去會很難過,這都是很正常的。⁣

2. 如果你還有其他的孩子,他們可能會像你一樣擔心再次失去寶寶,他們有可能會重複說起當初寶寶不見了的話題,如果可以,請傾聽他們、鼓勵他們表達他們的感受,了解他們對死亡的理解,回應他們,如果對你來說難以承受,可以先和配偶討論看看是否有其他人、其他家庭成員可以協助給予小小孩「生命教育」。⁣

3. 當孕期再次接近你上次小產的時候,你可能會感到異常的焦慮,這是正常的,你可以在產檢時和醫護人員表達你的擔憂,並討論是否可以有其他相關的協助 [Sands有提供小貼紙給醫院貼在曾經小產的孕婦的病歷上,讓醫護人員較容易注意到這些潛在、或許需要額外關懷的群體]。⁣

4. 生產前的其他準備 (比如說準備寶寶用品、衣服、娃娃床) 也是一個你可能會感到焦慮、或無法輕鬆面對的事情,此時尋求協助是很重要的,你可以找一個願意陪伴與傾聽的家人朋友一起討論怎麼準備,你可以請他們準備,或你也可以先準備很少的必需品,其餘的等寶寶出生後再準備。⁣

#小產支持 #小產 #引產 #流產 #死產 #懷孕 #stillbirth #miscarriage #twbabyloss 顯示較少內容

小產後多久可以開始性生活?

小產後多久可以開始性生活?

小產後多久可以開始有性生活呢?馬上開始可以嗎?有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呢?⁣

➤ 醫師怎麼說:⁣
端看週數,週數小幾乎不會有會陰部裂傷,因此等惡露差不多乾淨了,就可以進行性生活。如果有陰部裂傷並做了縫合,需休息4-6個星期,最好等回診醫師看過之後比較安全。⁣

➤ 英國成立42年的小產慈善機構Sands怎麼說:⁣
在評估要不要進行性生活時很重要的是媽媽的身體已經復原,最安全的是等回診後看過醫師再決定,在這之前,建議連口交都盡量避免哦 (爸爸幫媽媽這種),因為雖然機率很小,但還是有可能造成媽媽感染,嚴重的話是可以有很致命的後果的。⁣

而很多時候小產造成的心靈影響是會影響生理的,可能會影響伴侶間的肢體接觸和互動,進行性行為也可能會讓你們聯想到與生寶寶相關的事情,進而造成互動障礙,或像是陰道乾澀、勃起障礙等狀況,另外媽媽也可能因為生產後身體有些外觀的變化、增加新的疤痕影響心理,這都可能會影響恢復正常性生活。⁣

請傾聽你自己內心的聲音,並接受你的真實感受,接受自己、也接受伴侶的狀況,彼此支持,如果感到不知所措,請求助專業人員,婚姻諮商、心理諮商師都能提供你合適的幫助。⁣

#小產支持 #小產 #引產 #流產 #死產 #性生活 #stillbirth #miscarriage #twbabyloss

手術引產是什麼?

手術引產是什麼?

文:台大醫院婦產科醫師


從小週到大週都可以選擇手術作為引產方式,然而第二孕期以後,願意幫你做手術的醫師不多,因為必須破壞整個胎兒的組織、骨頭,才能通過子宮頸夾出來。⁣

【手術引產的好處】⁣
速度快,絕大部分只需半天即可,也不用住院。⁣

【手術引產的缺點】⁣
需要麻醉,雖說現代麻醉技術已經越來越進步,多多少少還是有一定的麻醉風險;另外,手術引產少數會造成子宮內腔沾黏,有時候會影響日後月經、甚至不孕的問題。⁣

這裡要提醒的一點,週數越大,母體發生併發症的機率也會越高,像是出血、感染。⁣

對婦產科醫師來說,手術引產算是小手術,然而出現併發症的後果可以是很嚴重的,例如:不孕,所以找合格的醫師幫你手術是非常重要的。⁣

胎兒基因檢測異常,我該接受引產嗎?

胎兒基因檢測異常,我該接受引產嗎?

【診間故事專欄】

文:台大醫院婦產科醫師⁣⁣⁣⁣

⁣⁣

「你的胎兒身體結構上跟一般胎兒不大一樣,我們建議做個基因檢測……」⁣⁣⁣⁣

「很遺憾,胎兒的染色體是異常的,他的第21對染色體多了一條,是唐氏症,建議做人工流產……」

⁣⁣⁣⁣有些爸爸媽媽聽到這裡,心理可能五味雜陳、不知所措,然後否認事實,接著多做了幾家不同醫院的檢測,然而卻得到了相同的結果…….⁣⁣⁣⁣

可能,媽媽不想流產而跟爸爸大吵一架,也有可能角色對換,但最後多半也會照著醫師建議,接受人工流產。⁣⁣⁣⁣

這樣的情節是否似曾相識?⁣⁣⁣⁣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只是個故事,沒有建議,沒有批判。⁣⁣⁣⁣

小茵今年36歲,這是她的第一胎,現在懷孕21週,雖然高齡,但初唐篩檢為低風險族群 (其他非整倍體染色體異常也是低風險),然而現在的高層次超音波發現心臟、小腦、腎臟等多器官發育異常,接著做了基因檢測,是第18對染色體多了一條,俗稱愛德華氏症。

⁣⁣⁣⁣除了上述器官異常,常見的還有骨骼四肢、橫膈膜、臉部等發育異常,大多數會胎死腹中,少數可活產,然而活產中絕大多數會於2個星期內,因為心臟或呼吸問題而死亡,只有非常少數得以存活一年或以上。⁣⁣⁣⁣

當時,醫師一樣是建議… ⁣⁣⁣⁣「就流產吧,畢竟死亡率這麼高,幾乎不可能成年!」⁣⁣⁣⁣

小茵和她先生很掙扎,遲遲無法下定決心。

⁣⁣⁣⁣兩個星期後,小茵跟醫師說,她決定把孩子生下來,即使知道孩子有非常大的機率是無法存活的……

⁣⁣⁣⁣到了38週,孩子仍然活得好好的,也有慢慢成長,體重並沒有差正常太多,但多重器官異常還是存在。

⁣⁣這天,小茵有了產兆而入院待產,過沒多久,監測器偵測到胎心音不好,是胎兒窘迫,於是小茵被抓去緊急剖腹產。⁣⁣⁣⁣當下母子均安,但由於孩子心肺功能不好,一離開母體便全身發紫,只好住進加護病房。⁣⁣⁣⁣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活產的愛德華氏症 (因為絕大多數會人工引產或胎死腹中),雖然有著不對稱的頭型 (草莓頭) 與臉龐,但我覺得這孩子好可愛⁣,她發出微弱的哭聲,像某種小動物,很努力的在呼吸。⁣⁣我感覺,她很努力的想活下來⋯⁣⁣⁣⁣

然而,兩個禮拜後,她離開了……

這期間開了兩次心臟的手術,她還是沒能撐過去。⁣⁣⁣⁣

再後來,小茵不是太困難的接受了結果,我不知道這過程中,是不是她已經得到她想要的。⁣⁣⁣⁣⁣⁣

各位爸爸媽媽,我只是想說,醫師給的建議,是基於理性、是基於國家優生學,為了社會與家庭的最大利益考量,但在你們身上,還有著情感的層面,這部分醫師無法替你做決定。⁣⁣⁣⁣因此,當醫師建議要流產時,請把所有疑問跟醫師請教,然後好好跟伴侶溝通,不管你們選擇流產與否,你們的決定都會受到尊重,請不要有壓力。⁣⁣

如何關懷陪伴失去寶寶的親友?

如何關懷陪伴失去寶寶的親友?

讓我們一起學習如何給予關懷、如何回應失去寶寶的爸爸媽媽。

我們的文化太習慣在失落面前勸人節哀,然而,「節哀」對哀傷歷程卻沒有幫助,能夠幫助哀傷者走出傷痛的方法,是陪他走完這段歷程。

以下列出幾項對天使爸媽來說很常見,但卻不太合適的回應:​

  1. 不要難過了/ 不能哭、不准哭,產後哭了會對眼睛不好 → 哀傷是需要釋放的,就如同憋尿對身體是不好的
  2. 我也失去過孩子,我完全能體會你的感受 → 沒有任何哀傷歷程是完全一樣的
  3. 失去寶寶你不難過嗎?為什麼看不出來你難過?→ 每個人的哀傷方式都不一樣,需要被尊重
  4. 流產很常見,就我聽說過的就有好幾個,你只是比較不幸運而已 → 比較別人的失落並沒有辦法給予實質幫助
  5. 都過這麼久了你還難過啊?→ 每個人經歷哀傷的過程、長短不一樣,就算走過了這段歷程,我們也是帶著傷前進,而不是遺忘了
  6. 你們還年輕再生一個吧!​/ 還好你們還有另一個孩子 → 沒有任何一個孩子可以取代另一個孩子
  7. 寶寶的東西都丟了吧!→ 觸景傷情是可能的,但如何走完這段哀傷歷程是更重要的
  8. 反正也是非計畫的懷孕,現在人生回歸正軌了,就別想太多吧!→ 無論是否計畫內,失去寶寶都是一段須經歷哀傷修復的過程

您是否曾經這樣回應家人朋友的失落呢?還是您因為不知道如何回應而選擇保持沉默呢?

其實天使爸媽們就算收到這些回應也可以理解親友是出自於關心,只是有時造成二次傷害卻也不知道怎麼說出口,讓我們一起看看可以怎麼關懷小產的親友吧!​​ 

  • 有吃飯嗎?
  • 睡得好嗎?
  • 好好照顧自己。 

首先,生活常規相關「有吃飯嗎」、「睡得好嗎」、「好好照顧自己」等等,是最容易且直接的回應,你也可以協助分擔家事、照顧其他的孩子,這些都是提供幫助的方法。​

再來,​在天使爸媽的面前,從失去寶寶那一刻起,我們面對著一條名為「哀傷」的馬拉松跑道,這條賽道就是「哀傷歷程」,我們站在跑道起點,面對這唯一一條路,沒辦法抄近路、切西瓜,也沒辦法更換選手,唯有自己跑到終點,人生才可以繼續前行,往下一個里程碑前進。​
​  
天使爸媽在幫助、陪伴、鼓勵下可以更容易地抵達終點,不一定比較快,但至少比較不孤單。

勸天使爸媽「節哀」,就像是勸馬拉松選手「不要再跑了、放棄吧!」,但不往前走,怎麼抵達終點線呢?

能有幫助的是在這段路程中有補給站、有在路旁打氣的啦啦隊,不斷鼓勵選手向前走…​

  • 我知道這很辛苦、很困難,沒辦法代替你受苦,但我會在一旁陪著你。
  • 累了就停下來休息一下,難過了就盡情的難過吧!
  • 其實我不知道說什麼才能安慰你,我帶食物去找你,靜靜地陪你吃好嗎?

同樣的,沒有一場馬拉松是完全一樣的,路線可能不一樣、天氣可能不一樣、每個人的裝備可能不一樣、體力不一樣、10年前跑的跟現在可能不一樣,重點是,沒有兩個人在同一場馬拉松會有完全相同的體驗與感受,所以,告訴正在跑馬拉松的選手,我可以完全理解你的痛苦,是沒有幫助的,甚至對天使爸媽來說,會更覺得不被理解。取而代之的可以是:​

  • 有什麼是我可以幫你做的嗎?
  • 我做些什麼可以對你有幫助呢?​
  • 我曾走過這段歷程,或許和你的經歷不太一樣,你會想聽聽我的故事嗎?​

最後,這場馬拉松沒有回收車也沒有時間限制,親愛的家人朋友,請你們鼓勵身旁的天使爸媽,允許他們用他們的方式與速度慢慢前進,這段哀傷的歷程可能比你與他們想像的都更長、更久,有些時候甚至會原地打轉,一下子不難過了、一下子又哀傷湧上心頭。

但請記住,你們對於天使爸媽來說很重要,你們可以是他們在這條哀傷修復的路上,最強的後盾與最給力的啦啦隊。